您當前位置:河北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> 新聞中心 > 財經要聞 >
 
中泰信托周雄:產業引導基金是信托政信業務的重要發展方向
 
日期:2016-03-28 15:43
  政信業務的發展方向目前來看主要是兩個:PPP和產業引導基金。其中PPP是去年比較熱門的話題,相對的我們更看好產業引導基金??筆PP業務目前尚存一定難度,主要原因有二:
  PPP模式和現有的社會資本需求不匹配。PPP模式更適合能產生現金流的經營性項目,比如污水處理、垃圾焚燒、收費公路等,這樣的項目對于社會資本能產生吸引力。而準經營性項目如地鐵、公交、舊區改造,以及非經營性項目如市政道路、綠化工程等,對社會資本吸引力就不足。而中國目前的政府基建項目,90%以上都是準經營或者非經營性項目,資金需求又長期化,要引入社會資本困難很大,這是目前PPP“雷聲大、雨點小”的主因。
  現有PPP模式沒有給社會資本提供利益保障機制。PPP獲得推動的核心動力,在于引入社會資本分擔財政壓力。但當前絕大多數項目產生不了足夠現金流,社會資本無法從項目中獲得足夠的利潤,相應的利益保障機制尚未推出,以逐利為天性的資本自然只能望而卻步。
  我們認為,提供公共產品是政府的天然責任。對于大多數非經營性項目而言,最合適的資金引入模式就是借貸關系(傳統上是通過BT模式來實現的),或者與此相近的制度安排,所以我們比較看好產業引導基金模式。
  現在已經有不少地方政府在積極牽頭發展產業引導基金,比如某省政府牽頭設立了數十億元規模的上市公司產業并購基金,其中政府平臺認繳一部分做劣后,社會資本認繳一部分做夾層,金融機構認繳“大頭”做優先級,由專業管理團隊擔任GP,重點并購節能環保資產,隨后裝入上市公司套現退出。雖然資金成本在8%以內,但由于金融機構和政策性貸款成本更低,加之實行優先劣后結構,保障了擔任夾層的社會資本仍能獲得相當的收益。
  又比如某沿海地方政府設立的填海專項基金,政府給予數十平方公里海域一定年限的特許經營權而不實際出資,由金融機構和社會資本成立基金來完成填海工程。由于填海生成的土地無需交付土地出讓金,成本很低,在新增土地上完成開發經營收回成本后,剩余收益與地方政府分成,達到一定年限后退出。
  總的來看,產業引導基金宣傳力度不及PPP,但落地項目比較多,從架構上看更易實現政府和社會資本共贏。
  我們認為,產業引導基金作為政府、金融機構、專業投資人三方的結合體,可以產生以下多方面優勢:
  提升政府產業配置效率。政府可以通過依靠專業機構的知識和經驗,在政府施政過程中作為參考,更準確的將有限資金進行科學的配置,投入到最具有潛力的行業、企業中去。
  有利于專業機構能力的發揮。通過專業機構的資源整合能力及投資行為,加上當地政府政策性扶持,通過資產并購和整合,形成龍頭行業,以及具有地方特色的產業集群,如:光伏產業、旅游產業、汽車產業等等。
  金融機構的利益得到保障。金融機構以LP的形式入駐,其利益實現通過分紅,或者政府回購基金份額的形式加以保障。前者為股權模式,后者為債權模式,匹配不同金融機構的需求。
  基金展業形式靈活多樣。相較PPP相對固化的交易結構,產業引導基金就非常靈活,幾乎所有的項目類型都可以套用基金模式。政府、金融機構、專業投資人的權利義務通過基金架構設計得以體現,較之PPP較為模糊的利益分配模式要更為清晰。
  基于以上幾點優勢,我們認為,產業引導基金將是未來政信業務發展的重要方向。中泰信托目前已經在安徽、河北、貴州等地展開布局,積極探索與當地政府在產業引導基金方面的合作機會。我們采取的合伙制基金架構是由信托、銀行、政府三家參與;政府為常駐LP,銀行為優先級LP,信托是劣后級LP;政府以土地或股權出資,信托募集集合資金,銀行以自有或理財資金入股;由信托或銀行的資管子公司擔任GP。在一個大的認繳資金額度下,做一個項目募集一次資金,項目到期由政府回購,或者由GP處置基金資產回購金融機構份額注銷,來實現后者利益。
  雖然產業引導基金取得了一定的進展,但感覺推進過程中還存在一定的困難,突出地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:
  地方政府缺乏融資動力。從去年以來,由于經濟發展模式轉變等影響,地方政府普遍出現融資動力下降的現象,這是困擾政信業務發展的重要原因。既然缺乏融資需求,對于PPP和產業引導基金等新業務的創新探索也就缺乏興趣。
  對于產業引導基金的理解存在分歧。無論是PPP還是產業引導基金,在推進過程中,地方政府多存在責任不明晰的傾向以及希望不承?;蚓×可儷械;箍罨蛐龐玫1R邐竦那閬?。項目扔給社會資本后,自己可以做甩手掌柜,對于GP、LP的責權利劃分并不甚清晰。
  相關制度政策還有待廓清。雖然管理層對產業引導基金也出了一些紅頭文件加以鼓勵推進,但很多具體的政策細則仍然有待廓清,包括基金分紅的稅收、政府能否承諾回購基金份額、回購和補償金額是否受10%財政紅線制約等等,很多容易引起分歧的問題尚沒有明確說法,希望相關制度能結合實踐逐步加以完善清晰。
  總之,我們對產業引導基金的未來充滿信心。畢竟在國外經歷了25年的發展,也總共只有1400多例PPP項目落地,而產業基金則早已數以萬計,模式的優劣,發展的難易,可謂一目了然。
?